在平邑县流峪镇万亩金银花科技示范园里,质量

作者:中医中药

一年一度的金银花采摘季节基本结束,在平邑县流峪镇万亩金银花科技示范园里,已没有了前几天繁忙热闹的金银花采摘场景,而往年的这个时候,正是金银花的繁花期。据该镇花农讲,春节后金银花的发芽期天气干旱,生长期雨水也没跟上,导致金银花枝叶没长起来,节的花子也少,由于天旱,相比往年,金银花采摘日提前了一周左右,而整个采摘日期缩短了接近5天,金银花产量将减少一半。

山东省平邑县是全国金银花的主产区,平邑县流峪镇全镇75%的土地栽植了金银花,有200年的栽植历史,栽植面积达10万亩,该镇本着质量就是市场,质量就是效益的理念对金银花实行统一管理,全力打造绿色金银花中药材。 近几年来,中药材金银花的行情不稳,价格波动很大,出现花贱伤农的说法,而在全国金银花的主产区山东省平邑县,花农们的收益是否减少?花农们的种植积极性是否受到影响?带着这一疑问,笔者调查走访了平邑县金银花种植大镇流峪镇的农户。 走进平邑县流峪镇万亩金银花科技示范园里,葱绿鲜嫩的金银花枝叶随风飘动,望着一蹲蹲金银花,鲜嫩的金银花藤上,翠绿的花叶间吐露出了饱满的金银花针,着实让人感受到了浓厚的春天气息,更给人增添了丰收的希望,科技园里、金银花从中到处是忙碌着的花农们的身影,他们在忙着施肥、松土、不亦乐乎。而丝毫看不出金银花行情不稳给花农带来任何影响。 我们与一位正在为金银花松土的花农搭上了话,花农叫孟凡苍,他告诉我们他家有3亩金银花,去年收入近2万元。据他说,从他记事起,有他老爷爷的时候家里就栽着金银花,世代都种,都把金银花看作祖传产业,当谈起金银花这几年的价格时,孟凡苍说,早些年金银花一直十几元一斤,涨到一百多元一斤,纯属偶然,现在的价格也不是很高,至于影响,肯定有,收入低了,细算起来还赔钱,但庄稼不收年年种,再说祖传产业,就是靠它把我们养的大,说什么也不能丢。 往前不远处,流峪村的老陈正在培育金银花苗,陈大哥告诉我们,他这是一亩二分地的金银花苗,年前剪花秧时精选出的优良花枝培育的,等到秋天就能卖了,陈大哥快言快语:我培育的全是优良金银花品种,结花率高,现在花苗早就预定出去了,这片地少说也得卖个2万多块钱,金银花价低苗来补,到了秋天,花叶花梗都能卖钱。正在旁边干活的牛天乐也放下手中的活,过来与我们拉起了金银花这几年的变化。“非典时期金银花的高效益引发全国各地都种植金银花,造成全国金银花供大于求,金银花价格持续走低,卖不上钱,经过几年的实践证明,哪里的金银花也不能和我们流峪的比,发炎上火嗓子疼,喝上几回金银花茶就好了”。 从他们的谈话中,笔者还了解到他们都是黄鑫金银花合作社的社员,合作社是2010年3月份成立的,已发展社员600多户,说起合作社他们赞不绝口,合作社不仅给社员统一购买农药,化肥等农资还经常聘请农技人员定期到村里讲课,学到了很多种田技术。 “现在我们这里的金银花在管理上都要求很严格,特别是在预防病虫害上都是由合作社统一购买无毒副作用的农药。金银花本身就是药,用药不当真就会成为毒药,现在的金银花,供不应求,目前价格稳定在五六十块钱一斤,看起来有质量就有市场,这都是合作社的功劳”,花农门你一言我一语地谈着花经,聊着花趣,以花为豪之情溢于言表。 从流峪镇党委书记季君那里了解到,平邑县流峪镇地处山区,全镇75%的土地栽植了金银花,有200年的栽植历史,栽植面积达10万亩,为应对金银花市场冲击,该镇本着质量就是市场,质量就是效益的理念,以金银花合作社为依托,对金银花实行统一管理,实行科学规范化种植,全力打造绿色金银花中药材,确保了当地金银花在市场上的地位。

近几年来,中药材金银花的行情不稳,价格波动很大,出现花贱伤农的说法,而在全国金银花的主产区山东省平邑县,花农们的收益是否减少?花农们的种植积极性是否受到影响?带着这一疑问,笔者调查走访了平邑县金银花种植大镇流峪镇的农户。

在金银花收购点,金银花的收购量相比去年也大大减少,收购商说,今年金银花减产,农民盼着金银花长点钱,所以暂时存着不卖。而近几年来,中药材金银花的行情不稳,价格波动很大,花农心里也是犹豫不决。

走进平邑县流峪镇万亩金银花科技示范园里,葱绿鲜嫩的金银花枝叶随风飘动,望着一蹲蹲金银花,鲜嫩的金银花藤上,翠绿的花叶间吐露出了饱满的金银花针,着实让人感受到了浓厚的春天气息,更给人增添了丰收的希望,科技园里、金银花从中到处是忙碌着的花农们的身影,他们在忙着施肥、松土、不亦乐乎。而丝毫看不出金银花行情不稳给花农带来任何影响。

在该镇农业办公室,墙上贴着印有金银花管理知识的宣传画,金银花各生长时期的管理要点一目了然,“现在我们这里的金银花在管理上都要求很严格,特别是在预防病虫害上都是由合作社统一购买无毒副作用的农药,农业办主任李因东如是说。

我们与一位正在为金银花松土的花农搭上了话,花农叫孟凡苍,他告诉我们他家有3亩金银花,去年收入近2万元。据他说,从他记事起,有他老爷爷的时候家里就栽着金银花,世代都种,都把金银花看作祖传产业,当谈起金银花这几年的价格时,孟凡苍说,早些年金银花一直十几元一斤,涨到一百多元一斤,纯属偶然,现在的价格也不是很高,至于影响,肯定有,收入低了,细算起来还赔钱,但庄稼不收年年种,再说祖传产业,就是靠它把我们养的大,说什么也不能丢。

本文由金沙国际网站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